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 > 广州新闻

【文化之旅】蒙特卡洛舞团代表作《天鹅湖》:最惊艳的颠覆,最深邃的黑暗

发布时间:2017-07-17   来源: 广州大剧院


演出时间:2017年11月8日-10日 20:00  11月11日 14:00

演出地点: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票价:280/380/580/880/1280/1680/2017VIP

套票:2300(1280*2)/1500(880*2)


“我从未见过大剧院的舞台上有过比这更糟的演出……服装、布景和效果也未能将舞台上的空虚掩盖分毫。没有一个芭蕾舞迷能从中获得哪怕五分钟的乐趣。”1877年2月20日,莫斯科大剧院,四幕芭蕾舞剧《天鹅湖》迎来了它的首演失败。

尽管这失败是糟糕的编舞、布景、乐队指挥和首要演员集体的锅,感到万分沮丧的柴可夫斯基,还是把演出失败的原因归咎于自己的音乐不够好,为此,他甚至差点做出了再也不涉足舞剧音乐创作的决定。

那时候,没有人能预料到,在经历了1895年圣彼得堡伊万诺夫和佩季帕改编版本的空前成功之后,这部作品会成为芭蕾舞史上的不朽之作,成为世界顶级芭蕾舞团争相上演的剧目。

当然,也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个原本是柴可夫斯基送给自己外甥们的礼物的作品,会在一百多年时间里,始终激发后来者的创作灵感与热情,从一个脱胎于俄罗斯、德国民间传说的简单童话故事,逐渐演变成为复杂、多元的艺术母题。



在已知的无数演出版本里,要笼统的判定哪一个《天鹅湖》最好,大概是难于回答的问题。然而,在近几十年愈演愈烈的颠覆性改编浪潮中,若说哪一个版本的《天鹅湖》最为深刻、黑暗、并惊艳,答案则或许十分的显而易见——当然是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的《天鹅湖》。

被誉为“影响了世界芭蕾舞版图”的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它的声名,和福金、巴兰钦、巴甫洛娃、尼金斯基、斯特拉文斯基、德彪西、拉赫玛尼诺夫、毕加索、香奈儿这些名字紧密相连,它的辉煌,它的消亡,它的重生,是一个横跨了20世纪与21世纪,毋庸讳言,且还在继续的传奇。

而《天鹅湖》,则是蒙特卡洛芭蕾舞团“重编经典”四部曲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我邀请他来做这个戏的戏剧构作,以确保观众绝不会在台上看到一个忠于经典的版本。”让•胡欧是法国相当有名气的文学家,也是1990年法国最高文学奖龚古尔奖的获得者。这个之前对芭蕾舞一无所知,对《天鹅湖》故事也丝毫不感兴趣的作家,是被舞团现任艺术总监马约力邀,才加入到舞剧的改编工作中的。



“马约让我去除《天鹅湖》这个故事在过去一百年间被不断附着于表面的层层传统的外衣。”

王子用爱解救落难公主的故事被讲得太过喜闻乐见,以至于原型所隐藏的矛盾与深意让人难以察觉。而这正是马约想要借助让•胡欧的地方——利用他在文学叙述上的敏感,剥离掉童话的泥胎,放入现代性的冲突与张力,让当代观众与故事最原初的意义重新建立联结。

于是,在原有的故事框架下,让•胡欧为马约重新构建出了两组人物的三角关系:王子、白天鹅、黑天鹅,以及国王、王后、掌握黑魔法的暗夜女神。取代了传统大魔王的暗夜女神,就像是一个全新换代的CPU,不仅串联起所有角色,而且强化了所有角色,在她的驱动下,两组三角关系彼此不断叠加、交涉,让原本单线对峙的人物关系变得复杂、丰满,主要角色的行为各自因果又互为因果,支撑起了一个围绕家庭伦理而展开的暗黑故事的内核与外延。

如果说以往的《天鹅湖》着力讲述的是自古正邪不两立,被龚古尔文学奖加持过的这一版蒙特卡洛《天鹅湖》,则为我们揭示的是从来黑白可两立。


动物凶猛,朋克优雅,没有“湖”的《Lac》,是最应该踏进的天鹅湖。

在马约看来,舞美不需要时代特征,但得有个性与辨识度。于是我们发现,他的《天鹅湖》几乎放弃了所有具体指向性的道具与舞台设计,包括那个点题全剧的“湖”,而换之以几何立体的抽象布景,极简的空间切割,以及象征性的元素点缀。

这种简化,甚至体现在对剧目的命名上——这个版本的《天鹅湖》名为《湖》(Lac),原本是由排练过程中的简称演变而来,后来发现这种凝练的表达与故事主题的深化意外的合衬,索性就被主创们拿来用作了整部剧的正式命名。

与简化的舞台布景相对应的,是灯光与服装设计上的别有用心。

天鹅本是一种凶悍而野性的鸟类,传统造型中纯白的蓬蓬纱裙所代表的柔美实际与之大相径庭。马约意图还原这种特质,因此执意在服装上凸显了天鹅的动物性。饰演天鹅的演员们,上半身被羽毛覆盖,连指尖都被遮蔽,加上刻意强调参差感的动作,充分刻画出天鹅的躁动、凶悍、野性。



相比黑白天鹅与暗夜女神的羽化,国王、王后与王子的服装,则呈现出一种朋克金属的质感,华丽中透着克制,束缚下藏着放纵。



穿透力极强的灯光在舞台叙事中同时起到了强化与消解的作用,因此光与暗的彼此渗透和变幻既动人又有力量,因此群演突破常规的多彩“制服”不见杂乱堆砌惟余明快艳丽。

1895年马林斯基剧院的新版《天鹅湖》开始,太多的演绎用了上百年时间,固化我们对这个故事的想象。

《天鹅湖》的经典,也造就了它最大的套路。

“我们要改变的不是词语本身,而是语法,我使用的仍旧是同样的词语,但却写出了完全不同的句子。”——这个理念贯穿了马约对于《天鹅湖》的改编

在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基础上,马约调整了原有曲目的顺序,在曾是慢板抒情和交响芭蕾的段落,重新编排了更加戏剧化和情绪化的动作。

曾经在古典版本里随着舒缓旋律轻盈起舞的群鹅,在《Lac》中被赋予了更强悍的舞步,让人能强烈感受到群舞所散发出的邪恶力量和气场;曾经被奉为经典的古典芭蕾男变奏,到了《Lac》里成为了黑天鹅的变奏,格外彰显出女性对于全局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为了保持全剧强烈的戏剧性,那些最优美的交响旋律都被我们删掉了,第二幕里颇具娱乐性的那些舞曲也删了,其中包括四小天鹅舞,但是第三幕里的西班牙舞曲保留了,因为它能准确映衬出王子对黑天鹅的一腔热情。”——马约

这一版《天鹅湖》,取消了严格的双人舞段、整齐划一的群舞,和纯表演的展示舞段,解构了舞剧原有布局规整、对称、平衡的古典框架,从某种程度上说,它将舞蹈与音乐从彼此手中解放出来,也将观众从想象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让我们知道,柴可夫斯基有很多种解读的可能,“开绷直立”也有不因循守旧的全新表达方向。



说到底,蒙特卡洛版的《Lac》,要突破的就是秩序化表达,讲的是当下这个世界与人性的复杂和混沌。

最好的缪斯,舞者的自由。

管理着来自22个国家的50名舞者,让•克里斯托弗•马约担任艺术总监的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好似一个舞蹈的“联合国”。尽管团员屡屡在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这样的国际顶级赛事中获奖,马约还是认为,除了舞蹈技巧,最重要的是舞者的个人素质和特色。

Lac》的上一任暗夜女神,柏妮丝·科碧特丝,2005年“Danza & Danza”年度最佳舞蹈家,2011年国际芭蕾舞艺术节“最佳女舞者”,是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的常青树,身体的独特质感和戏剧张力,令她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拥有丰富的情感解读空间。

她也曾经是芭蕾舞剧《浮士德》中充满魅力与邪肆的“死神”。



已经退役的她,是马约的爱人,更是马约的缪斯。“她是温柔与暴力的综合体,即使是一个最简单的动作都仿佛充满了生命,她为自己制造了一种约束感,正是这种约束感成就了一种自由的最佳形式。”

这种特质也同样展现在蒙特卡洛的其他舞者身上,以不同的风格和方式,为作品的创作提供灵感和可能。

“总监决定一切是一件十分荒谬的事,这其实是对艺术家的一种不负责任。我的舞团就不是这样,我给大家自由的空间,他们完全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熟悉蒙特卡洛的芭蕾爱好者都知道,舞团一向喜欢将演出阵容保密到最后一刻。然而,让所有爱好者倾心向往的,其实从来不是舞团保持的“神秘”感,而是最大自由下舞蹈能够释放出的最大爆发力。

这或许正是马约那不拘一格的创造力的来源,也正是这种创造力,让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在辉煌的佳吉列夫时代后,再度成为了芭蕾革新的代名词。


以前所未有的创造力,重新定义你对芭蕾的认知

演出时间:2017年11月8日-10日 20:00  11月11日 14:00

演出地点: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票价:280/380/580/880/1280/1680/2017VIP

套票:2300(1280*2)/1500(880*2)



蒙特卡洛舞团代表作《天鹅湖》

最惊艳的颠覆,最深邃的黑暗

一年•一城•四场

广州大剧院,限量上演

你来你见你被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