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 > 广州新闻

北京路文物径 擦亮身边的文物

发布时间:2017-05-11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广州历史城区首条文物径——— 北京路文化旅游区文物径


文物径:不是指一条专用的路径,而是通过在原有道路上对景观环境、慢行系统、标识系统等进行统一的规划设计,在心理认知及视觉感官上突出文物径与其他路径的不同,为游人及市民提供一条方便快捷地了解历史文化的游览路径。

未来,当你漫步在广州的城市街角,看到优美的建筑,除了惊叹“真美”之外,也许只要举起手机“扫一扫”旁边的二维码,对建筑的前世今生马上了如指掌。这个愿望来自广州岭南建筑研究中心高级规划师王霖关于“文物径”的构想。

去年底,广州历史城区首条文物径———“北京路文化旅游区文物径”建成。在北京路中心区500米处及与之交界的中山五路口、西湖路口、惠福东路口设置了铜质地面标识,人们只要沿径而走,就能观赏北京路的6个重要历史景点和独特街区景象。

据了解,广州在一些区域的慢行系统规划中已经逐步在注入“文物径”的概念,如果这些理念得以实施,广州的城市历史文化名片有望擦得更亮。


广州北京路文物径


广州老城首条“文物径”

目前,北京路上已经做好一条地理标识500米的“北京路文化旅游区文物径”。这条文物径并没有重新做地面铺装,而是结合现有北京路步行街的花岗岩地砖,每隔一米埋置一个直径约6厘米的圆形铜件。在线路的起点和终点,设置有大型长方形铜件标示文物径的完整路线,在重要景点处设置有直径约80厘米的圆形铜件。整条文物径起点、终点和重要景点处的铜件标识比较醒目,但只镶嵌了小型铜件的路段要吸引游客注意力并不容易。

参与过北京路地区规划的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高级规划师王霖认为,文物径的地面铺装形式对于游客的视觉引导至关重要,“应当力求形式简洁、色调鲜明、风格统一”,他建议借鉴国内外建设经验,对标志牌、铺地、雕塑、城市家具等构成文物径的主要元素制定实施指引。

建议打造系统文物径

王霖建议,应该将文物径策划为若干条不同游览主题的单线路径,主题鲜明线路简洁,游客可以根据个人爱好自由选择。“随着广州文物径体系不断完善,北京路文物径远期应成为整个文物径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

王霖认为,根据历史资源要素和价值特色,北京路地区可有计划适时推出不同主题的文化线路。比如,以北京路、起义路为代表传统中轴文物径、西部宗教主题文物径、东部近代革命史迹文物径、南部结合“一江三带”打造长堤文物径,以此来串联分散的历史遗存,打造区域精品慢行旅游线路。远期而言,则应该以北京路为核心,联动西关、东山、河南,形成“文物径体系”。

王霖说,这些文物径中,有些有迹可循,有些古迹只剩“残骸”,但依然有很浓的历史价值,比如民国时期拆除的老城墙,在现状的西门口瓮城遗址就能看到残垣断壁,如果就此设计一个“城垣记忆环”的文物径,告诉公众原来广州老城墙城门的所在地,这就很有价值,也十分有意思。

文物径结合智慧旅游运营

王霖说,从更广泛的角度,文物径其实就是文化径,用于串联文物和历史建筑,如果做得好可以成为城市名片,是引起人们对城市有更深层次阅读、感知、理解的快捷方式。

“文物径与智慧旅游结合,可以丰富展现地区特点”,王霖举了文章开头的例子,通过“二维码扫一扫”能马上获得老建筑的文化认知。如以北京路为例,通过整合文物径沿线的商铺、小吃店、老字号、书店、雕塑等多种商业文化资源会让行走体验更加丰富。

在他看来,通过文物径的物理空间联结虚拟空间,线上线下的推广、运营和宣传都不可或缺。而且,未来甚至考虑参照光塔街的模式,推出文物径手绘地图。

王霖说,用文物径这个概念“擦亮身边的文物”是个好办法。他说,文物径的打造是一个系统工程,在规划线路上“成熟一条推进一条”。此外,在实际推进中,既要做好硬件设施,也要加大对文物径的宣传推广和配套旅游服务力度,比如尽快组织实施智慧旅游系统、旅游区标识系统、游客中心、策划文化旅游活动等可落地、易实施、出效果的项目。

北京路文物径:以广府文化为主题,在大约1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串联起北京路文化核心区的主要历史文化遗迹。一期以北京路步行街为载体,长度约500米,南北向呈一条直线,经过千年古道遗址、广州市青年文化宫、越秀书院街、拱北楼遗址、白沙居、陈李济,串联起北京路中段的重要历史文化资源。


香港屏山文物径


德国汉诺威文物步行径


他山之石

香港文物径:提高公众对文物的关注度

“文物径”尽管在内地不算流行,但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城市,这并非新鲜事物,美国的波士顿自由之路、德国汉诺威的文物步行径、香港的系列文物径就广受旅游者喜欢。

据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介绍,香港屏山文物径位于新界元朗区屏山乡,环绕坑头村、坑尾村、塘坊新村、洪屋村、桥头围、灰沙围及上璋围,长约1公里,途经多座典型中国传统建筑物。屏山文物径从1993年12月12日开始启用,是香港首条文物径,至今,香港已发掘了屏山文物径、龙跃头文物径、中西区文物径(中区线、上环线、西区及山顶线)、大潭水务文物径、湾仔历史文物径、圣士提反书院文物径共6条文物径。对当地而言,文物径有助于提高公众对文物重要性的关注,是历史保护的关键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