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 > 广州新闻

“蚕宝宝”欲比肩“大黄鸭”

发布时间:2017-02-17   来源: 南方日报



今年广府庙会期间,路过北京路北段的市民,都能看到两条全身雪白的“蚕宝宝”:两座巨型蚕蛹造型的软雕塑帐篷,各长35米,堪称目前中国最大的公共艺术品。呆萌十足的造型引发市民观展热潮。入夜后,气模还会发出梦幻般的光芒。情人节当晚,“蚕宝宝”变身粉红色“秀恩爱”,向围观群众“撒”了一把“狗粮”。


“蚕宝宝”是“创世集”的大本营。今年广府庙会在非遗展示区增设的文创市集“创世集”,旨在为新世代艺术家“非遗+文创”提供孵化空间。据透露,“蚕宝宝”还计划代表广州文创力量周游列国,打造成为广州版“大黄鸭”。公共艺术的发展,将为激活传统非遗、孵化文化产业孕育哪些新的可能?“蚕宝宝”的设计者、公共艺术家叶正华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深入解读。


现场


“蚕宝宝”首日 吸引近万人观展


非遗展示,历来是广府庙会主打的“硬菜”之一。今年广府庙会的非遗展示区又要“搞事情”:两条体型硕大的“蚕宝宝”匍匐在北京路北段,入口处排起了长长的人龙。它们的内部空间,是今年新增的文创展区“创市集”。广府庙会开锣首日,就有近万名市民钻进“蚕宝宝”的肚子。连满头白发的老婆婆也出来“趁墟”,感受脑洞大开的青年创意。


“过去世界纪录最长的气模是30米,‘蚕宝宝’体长35米,已经刷新世界纪录。”“蚕宝宝”设计者、广州市公共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叶正华表示,从构思到实施,“蚕宝宝”几易其稿,创作历时半年之久。气模造价低廉,节省空间,符合“低碳庙会”的理念,“蚕宝宝”因而深得庙会主办方的青睐。


“创世集”共有120名(组)艺术家参展。主办方采用“艺术地摊”的形式,三天换一茬,让市民充分体验“以练摊的方式购买艺术品”的乐趣。“蚕宝宝”的造型,究竟与文创、非遗有何关系?叶正华解释,蚕蛹寓意着孵化、发生和新生力量:“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而丝绸正是‘蚕宝宝’的结晶,我们希望‘蚕宝宝’能成为广州‘一带一路’的形象大使。”


尽管每个摊位只有1.5平方米,观众行走其间可谓“移步换景”。每家铺面都由所属团队自行设计。广州市第二十六中学创艺社带来了十多位高中生的广彩、广绣DIY作品,包括引进动漫元素的广彩瓷盘、“广彩+广绣”装饰画。该校校外导师、广彩区级代表性传承人许珺茹表示,该校一直为同学们开设非遗体验班,部分同学已有两、三年学习经验,作品更能体现创新与传统的结合。


创意市集的作品参与展销的同时,还将展开评选竞赛。每位进场观看展览的市民用入场券,给自己喜爱的作品投票。观众投票评分将与此前专家组的投票得分进行加权,最后评出金奖1名、银奖3名、铜奖6名和创意奖40名,以及最佳网络人气奖10名。


“观众现场投票占总分的80%,评委评分占总分的20%。基本是现场观众说了算。”叶正华表示,专家组的“大咖”同样来头不小,包括洛杉矶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终身教授王受之、著名国际动漫美学策展人陆蓉之、广州市公共艺术家协会会长郭承辉、广州市政府艺术顾问沈天舒等。


2月17日,庙会组委会将对获奖作品进行拍卖,同时在网络同步拍卖其他入选作品。据透露,本次活动门票所得利润,将全部用于“青年创客创业公益基金”的筹建上。


理念


文创新世代“反哺”传统非遗


早在今年广府庙会开幕前,线上举行的“情侣蚕宝宝名字征集活动”曾掀起一股热潮。两条全球最大的“蚕宝宝”要起什么霸气名字?网友们七嘴八舌炸开了锅:有人提出“原生态”的建议,取名“桑哥”“桑妹”;也有网友封它们为“西关小姐”和“东山少爷”,演绎广府文化的经典爱情故事;还有网友直接将它们叫做“广州子”和“广州女”,合起来就是一个“广州好”……


主办方最终将这对“情侣档”命名为“糯米”和“糍粑”。糯米、糍粑都是南国美食,象征丰收、喜庆和团圆。黏人的糯米糍粑,也与蚕宝宝的软糯形象相似,寓意“蚕宝宝”情侣情浓化不开。


一件装置作品引发社会热议,在叶正华看来,这正是公共艺术的魅力所在。不难让人联想起数年前周游列国的“大黄鸭”。然而,在叶正华看来,“蚕宝宝”还是一座巨型的“创意池”。今后每年可以在其中举行各种文创展览、竞赛活动,为年轻设计师提供平台。据了解,今年“创世集”的获奖者,还可优先成为289玩艺年度签约设计师,有机会获得“青年创客创业公益基金”的扶持。


在去年“创世集”的新闻发布会上,主办方提出了“反哺力”的口号。所谓“反哺力”,指新生代文化“反哺”父辈的力量。叶正华认为,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年轻人已经可以通过互联网和新媒体去完成学习,反而许多父辈需要向自己的孩子学习玩手机、刷微信。


“其实艺术也一样:给父母拍一张自拍、画一张漫画肖像、讲解一幅街头涂鸦……这也是一种‘反哺’。我们希望借着‘创世集’的契机,号召年轻人为长辈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促进两代人的共同成长。”他说。


需要“反哺”的并不只有父母,还有传统非遗。叶正华指出,非遗的形成与发展,往往需要上百年的过程;但如果庙会连续三、五年重复做传统展示,观众难免感到审美疲劳。为了改变这种现状,“创世集”把动漫、公共艺术等时尚元素增加到非遗中来,也让非遗传人与设计师、当代艺术家,寻找更多的对话空间。在今年参展的文创团队里,专门从事非遗设计的就超过20组。


世界这么大,叶正华也希望能带着“蚕宝宝”到处走一走。他透露,广府庙会已与北京地坛庙会达成合作,推出“庙会全球行”。“蚕宝宝”也将连同本次展览投票选出的60位参赛艺术家,代表广府文创力量,一起到海外交流互动。首站或将落户荷兰阿姆斯特丹。叶正华期待,随着加盟“蚕宝宝”的文创团体的增加,广州版“大黄鸭”可以做得更长更大,将世界纪录不断突破下去。


广州市旅游局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92107号-2  技术支持:广州南天电脑系统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