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玩转城中美宿

发布时间:2017-07-13    来源:新快报

院落规划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年月房”成为爆款,三面落地窗,无死角望江视野

 

曾被废弃的老船厂,如今的喜悦庭院

主人:高宇

地标:番禺区上漖村珠江边喜临院

番禺上漖村的珠江边,有一座上世纪80年代的上滘船厂,5年前被弃之不用,而它隔壁是番禺珠江边很出名的两家餐吧,其中一家喜洲吧的主人高宇,是一枚对各种老物件极度痴狂的神人,他在喜洲吧附近租了好几个大仓库,存放他那些从世界各地搜刮来的、带着各种历史沧桑的旧物。

喜洲吧刚开业的时候,高宇想找个合适的角度来给自己的“孩子”拍张美照,无意间闯进上滘船厂,老船厂里绿树成荫,温度似乎都比外面低几摄氏度,很舒服,然后这个喜欢老物件的人“毛病”又犯了,不过这次喜欢上的不是一件东西,而是爱上了老船厂整体。

以高宇行走世界,睡过无数酒店、民宿、客栈的眼光,“叮”一下发现了宝藏——要是把老船厂改成一所有腔调的民宿,估计会有人欣赏,嗯,也正好给他那些老物件找个好地方让它们出来见见光。

心思一动,高宇就找到老船厂主人,跟人家磨,要把这里租下来,上滘船厂是私人企业,主人早无心经营,赶上高宇这么一位神人,两人一拍即合,签了十年租约。

接下来三年,时光流转,高宇一边拿着隔壁喜洲吧的收入养着老船厂改造所产生的各种费用(船厂租金一个月就5万元),一边把周围仓库里他那些尘封着的宝贝们陆续搬到这53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旧货市场淘的木头,人家不要的青砖红瓦,从泰国、印度、斯里兰卡、土耳其balabala等地运回来的木头的、铁的、各种材质的灯、船、火炬、火把……

恋物之人懂得惜物,站在曾经的上滘船厂如今的喜临院院中,高宇看向每一处的眼神都像看自己的孩子,梁上的旧木头为了齐整都被切割过,切下来的小块他舍不得扔,叫人砌在一起放在公共卫生间门口当了装饰,你别说,还蛮有调调的。

他懂得节制,留白为美,所以他只给院子规划了25间客房,其余就都属公共空间,不过三年时间,高宇也仅是按自己的节奏做好了全部25间房之中的9间。

其中,24间是按24节气的名字命名的,另外最大的一间取名“年月”,90平方米,三面大落地窗,无死角望江视野。自2016年10月1日喜临院正式开门迎客以来,“年月”当仁不让成为“爆款”,高宇说有个美国人,来喜临院住过好几次,每次都订不上“年月”,急死个人。

所有房间都安装了地暖,对于潮湿阴冷的南国城市,这设备实属良心。房间的格局不大一样,但贯穿的元素大致相同:精致、讲究、气质,床垫用230支纱的,超五星级酒店标准;洗浴用品用欧舒丹高端系列;连烧水的壶,也看重的是其圆圆胖胖的身材与房间气质的调性统一……

他当然更懂享受,专门做了一个地下酒窖,连墙壁和地面的石头都故意做成原石的样子,就让你踩上去坑坑洼洼,深一脚浅一脚,好像真的走在欧洲古堡庄园里的酒窖似的。

他更知道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所以在整个院子的规划改建中,原本长在那里的树植,他就还让它们长在那里,而在建筑上迂回绕过。老船厂以前进船用的河道,一半围了个泳池,通珠江的那部分,也有些大蓬大蓬的绿植,这一蓬是工人从江里拦过来的某种水生植物,给固定在那儿的,那一蓬是村里人家给的姜花……每位入住的客人,欢迎水果是刚从树上摘下的黄皮——院子里有各种果树,早些时候能从桑树上摘桑果吃,莲雾粉色的果子累累地挂在树上,黄皮就这么个摘法,还是结得满树的果实……

喜临院的名字也很“高宇”,喜洲吧的喜,喜临院的喜,都有点“开门见喜”之意,然而喜临院显得更出世一些,简单、自然、喜悦,这六个字可以看作是对喜临院的解读,就连英文名字,也嵌入“喜悦的庭院”的含义,写为“JOYARD”,JOY+YARD,快乐的院子。确实,你看高宇在院子里东摸摸西逛逛,你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在他眼里那都是无价的宝贝,那种快乐,不足为外人道,所以他三年来猫在这个地方,一点一点把“情怀”立体化,完全乐在其中,优哉游哉。

 

这里打开的,不仅是咖啡馆的们,同时也开启了新的社交生态圈

 

清晨闻着咖啡香醒来,感受更“广州”的生活

主人:John

地标:江南西青凤大街Green House

Green House在江南西一个安静小区里,John和哥哥七年前开了名为“绿屋”的设计工作室,两年前,设计重心转去香港,John留恋这地方,喜欢咖啡和旅行的他,干脆把这里改成Take away的咖啡馆,自己旅行搜集的有趣物件及设计产品也放进店面,客人点完咖啡,进来逛逛,浏览完,咖啡也做好了。

可以说,这里打开的,不仅是咖啡馆的门,同时也开启了John的新社交生态圈,友好的社区气氛让John生出分享的念头,“住一晚,是最好的方式,是特别的体验”。于是,John租下Green House旁边和楼上各一间的房子,按自己理想中的民宿样子做了改动,命名为“绿·部屋”和“绿·尚屋”。

曾经,“绿·部屋”和“绿·尚屋”进门都是老房子格局,上世纪80年代的瓷砖,40平方米的空间里阳台和厨房最大,洗手间巨小,间隔很不实用。

设计工作的五年,让John累积了很多帮别人开店和改建旧房的经验,加之自己经常出差住酒店或民宿,他很知道什么样的住宿环境才舒适:“吊灯、地毯或浴缸,都会给人一种很难清理、不干净整洁的印象,我遵从极简原则,空间要够大,摆设要方方正正,给人放心整洁的感觉。”

John又从地理位置出发考虑,把厨房去掉,“来广州,当然要吃,‘食在广州’才是重头戏,江南西食肆林立,根本不用自己动手用厨房。”不设厨房,打通阳台,空间扩大,拓宽卫生间,电线入墙,家具定制,旧滑板改装的凳子、电影院收来的电影角色雕塑、复古的闹钟……林林总总替主人彰显着态度及喜好。

“绿·部屋”和“绿·尚屋”2晚起订,John将咖啡馆一面橱窗做成“留言框”,每个来的人几乎都会在那里拍照,像是Check in;每天早上,John很早就会来准备咖啡:“我要我的客人早晨可以闻着咖啡香醒来。”

广州长大的John,把“让人知道广州人的生活”当作经营民宿的最大乐趣,他会在清晨8点给客人一个Morning call,建议客人可以起床去茶楼喝早茶,体验广式茶楼文化,游走江南西,感受老城生活,甚至漫步东山新河浦,逛特色咖啡馆,这相对“慢”一点的民宿小屋和它的主人John,希望让每位客人都能近距离感受更“广州”的广州人生活及文化。

 

有院子,就有了可圈可点的空间

 

关起房门,这里是你短暂逗留的私密小窝

 

有花有酒有院子 可醉可睡可约会

主人:蒲荔子

地标:越秀区寺右新马路南二街二巷11号虚荣空间

五羊新城广兴华花园西门,平静的午后,一切似乎如常,一栋外表并不起眼的别墅,门口挂着个牌子,上面写着“虚荣空间”。

有本书名叫《你是我的虚荣》,是作家蒲荔子(李傻傻)的新作,蒲荔子是真名,李傻傻是笔名,用开了,真名反倒位在其次了,但你很容易联想到这虚荣空间和《你是我的虚荣》之间的关系。

是的,这就是这位文艺青年捣鼓出来的美宿之一,他想把那种已经被符号化了的“大理丽江式”腔调——有花有酒有院子的生活方式——安置到城市中心来,用时尚、文艺、舒适和艺术去打扮它,让它成为一个可以“对抗城市喧嚣的平行世界”,住,只是其中一个元素。

他们给虚荣空间的定义是四个B:Book,代表文艺的部分,房间里一定要有书籍和艺术品,纸上的情怀;Bed,床,提供休憩的地方,蒲荔子希望美宿能够提供的住宿体验“像住在朋友家”;Beer,啤酒,精酿,沙龙,社交,都在这个部分;Bruch,早午餐,食物,如果说酒满足的是灵魂,那么食物则抚慰的是肉体,再文艺的人也要吃饭,没毛病。

一楼的啤酒空间满足了笑谈渴饮快意人生的需求,醉了累了,直接爬上楼洗洗睡,蒲荔子和他的搭档们就是这么设计的,正如他们一定要找一处带院子的房子来做民宿一样,有院子,就有了可圈可点的空间,就可以有花,就可以有派对,就有了人,就有了约会……

房间不多,就五间,每间风格不同,每间都有主题,房间名取自《你是我的虚荣》,每间都有独立艺术家冠名,作品陈列其间,每间也一定有一个类似会客厅一样的公共空间,还一定有一些让你忍不住抓起手机去拍照的细节。

关起房门,这里是你短暂逗留的私密小窝,闹中取静的休憩地;打开房门,每周关于文学的、艺术的、影音的、时尚的、生活方式的主题沙龙,可以与各种文人神人“过过招”。

蒲荔子说:“所有我们经历过的人和事、见过的光、看过的书,最后都是空虚,都是光荣,最后都会在时间里足以令我们感觉到虚荣和满足。”有美好,有期待,“情怀”也就落了地。

 

不仅提供住,还要呈现当地文化特色和主人的个性

 

客厅,就是要给客人有家的感觉

 

在骑楼民宿里,做有趣的事交有趣的朋友

主人:Chloe&Frank

地标:越秀区中山六路Nomad’s骑楼民宿

Chloe和Frank这对小夫妻,学生时代就喜欢旅行,因预算有限,住民宿的几率很高,也是这样打下的民宿情结基础。后来两人从国外毕业回国找工作,Chloe喜欢酒店业,她觉得看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很有趣,Frank就提议说“不如在广州做一家自己的民宿吧,广州好像还没有这种有趣的住宿地方呀”。

说干就干,两人开始找合适的房子,就找到了现在这栋老城区的骑楼。作为广州人,Chloe和Frank都觉得天河、珠江新城不能完全代表老广州的味道,也让很多到广州的游客甚至很多本地人都忽略了广州原有的一些特色建筑,骑楼,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很多老房子老建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拆掉,他们也觉得很可惜,按他们的理解,民宿并不仅仅提供住宿的地方,也要呈现当地文化特色和民宿主人的个性,也就有了现在的Nomad’s骑楼民宿。

接下来就是艰辛地改造,当时骑楼是用作仓库的,要改成民宿动静实在不小,要重新铺设所有电线水管,相当于是重头来过。他们没有请设计师,就按自己的喜好去做,因为觉得民宿就要有家的感觉,太多设计反而显得陌生和冷淡。

选择老城区也是有心思的,他们外出旅行住民宿,就喜欢穿街走巷找地道小吃,问当地民宿主人去哪里吃喝玩乐,对钢筋水泥的大都会兴趣不大,老城区很能让人感觉“自己是其中一分子”的调调,下楼就可以吃到本地人平常吃的东西、去到本地人常去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们亲自设计和布置的,他们喜欢安静地睡个好觉,所以给房间装了隔音玻璃和超级遮光窗帘;他们喜欢在一天的劳累之后洗个热乎乎的舒服澡,所以在骑楼里装了两大部热水器;他们注重卫生,所以专门装了消毒柜给毛巾和床品消毒……

喜欢观察人的Chloe和每位客人交谈,了解他们来广州的目的,找吃的,推荐自己认为好吃的店;公干的,推荐省时省心的交通方式,所以很多客人成了回头客,更成了朋友,美国来的Ray,去台湾回来给他们带凤梨酥,四川的Mavis,给他们带火锅调料,“全国各地有朋友的感觉太好了”,Chloe说:“我们旅游住民宿也是为认识各地的朋友,现在虽然不能经常去旅游,但在广州还能继续和这么多有趣的人成为朋友,是一件很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