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互动 > 游记攻略

逛一间名人故居,读一段发光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7-08-10    来源:广州日报

有一年冬天,我在天津参观曹禺故居。那是一座异域风情的小洋楼,显示万公馆主人家生活的富足。走进洋楼,只见曹禺的书房中,镜框里悬挂着他少年时代写就的新诗《四月梢,我送别一个美丽的行人》,至今读来仍觉得清新有味,纸鸢轻影,飞絮湿花,颓墙苍苔,有着扯不断的愁绪。而在他哥哥的书房里,却只有一个大大的抽鸦片的床榻,显得触目惊心。那一刹那,冬日的阳光射入窗格,光柱里灰尘弥漫,空气里充满了久远、陈旧的味道。那一刹那,我对曹禺笔下“终日弥漫着的忧郁、伤感的环境,熔铸了一个苦闷的灵魂”有了触电般的感觉。

是的,走进曹禺故居,你就懂了《雷雨》,懂了为何曹禺在23岁就能写出这一部传世名作。

名人故居浓缩了当地的人文风俗、建筑风格,能让人快速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名人故居也鲜活地复原了一段历史、一段个人成长史和生活史,能让人最感性、最近距离地感受名人原生的成长环境和生活氛围。

那一次经历,让我去到一个城市,除了参观博物馆之外,多了一项探访名人故居的活动。而在历史悠久、名流辈出的广州,这些或显或隐的名人故居,一样值得我们去瞻仰,靠近。


詹天佑故居


有一年我租住在上下九时,不少公交车路线会路过逢源路附近,坐在车里就能见到詹天佑故居的牌匾。詹天佑是广府人,其故居纪念馆就坐落在荔湾恩宁路,古朴的青砖、木趟栊和满洲窗,是一座原汁原味的西关大屋。在纪念馆旁,是一所以詹天佑名字命名的小学,一个小花园将故居和学校连接在一起,花园内建有微型的“人”字铁路和“八达岭长城”,这是对这位“中国铁路之父”的伟大杰作——京张铁路的纪念。馆内陈设是参照一张在故居封藏了一个多世纪的玻璃底片来布置的,摆放有八仙台、几凳、睡椅等老家具,一张屏风将厅堂和睡房隔开,非常具有生活气息。一侧墙上悬挂着一副对联:“幽芳淡冶仙为侣,傲骨嶙峋世所稀”,这是詹天佑的故友给他的诗句,也是詹天佑一生的写照。


中大校园内的陈寅恪故居


史学大家、国学大师陈寅恪的故居亦引来学人学子前来瞻仰和追思。陈寅恪故居在中山大学校园内,这座楼高两层,坐北朝南,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陈寅恪教授一直居于此楼的二楼,生活、写作,也在此讲学。红墙、绿瓦、蓝通花,小楼古朴、清雅,并不张扬,隐隐透出一种古韵。小楼门前至小院外围有一条水泥路十分醒目。当年学校为方便晚年视力几近失明的陈寅恪行走,而特意将路面刷白。站在这条路上,让人感叹:这是大师走过的路,也是一条尊师重道的路。


邓世昌纪念馆


此外,民族英雄邓世昌的故居隐藏在宝岗大道龙珠直街龙涎里,他手植的一颗苹婆树至今仍花开花落,与天上云卷云舒相映衬,历史就这样悠悠走过;而华侨新村友爱路上的红线女旧居,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衣一物,都在深情诉说着艺术家与粤剧的不解之缘。

逛一间名人故居,是亲近一个无法接近的人,也是默读一段发光的历史。


故居地址

詹天佑故居:广州市荔湾区恩宁路十二甫西街芽菜巷42号

陈寅恪故居: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中山大学南校区内东北区309号2楼

邓世昌纪念馆:海珠区宝岗大道中龙涎里2号之邓氏宗祠


(图片来源大洋网及网络)